GUMI_zZ

恋爱小事

OOC

打赌
姜丹尼尔X金在奂


又是一年一度的艺术节每个人都在为那天的晚会而准备,身为这所大学人气最高的两个社团的社长金在奂和姜丹尼尔更是忙的不可开交。

声乐社的金在奂和街舞部的丹尼尔可谓是从大一开始的死对头了,自从他们两个人接手社团后,这所大学里的学生就分了帮派,一派是支持金在奂所在的声乐社,另一派就是支持丹尼尔的街舞社。


要说的粉丝分派其实根本不会影响两社的关系好坏,可难就难在每次学校一出节目校方都会在活动之后进行学生投票,赢的一方获得校方出资完善社内设备,说简单点就是庆功宴的钱由学校来出。 每次最后battle的都是金在奂亲自带的小组和丹尼尔亲自带的小组 身为两个社团的两个代表就被大家给予厚望。


金在奂那这水瓶看着在舞台下调整成员动线的丹尼尔,转身挥了挥手组织成员们在合一遍。

“在奂哥外面有人找”学生会的李大辉站在门口朝着里面喊。金在奂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示意副社长接任自己的位置,自己则消失在门口。
他不知他离开的那一刻丹尼尔就让台上还在继续表演的成员暂停休息,自己也走向门外。
“学长!这个你收下,今晚的投票也会投给你的!”金在奂愣愣的站在原地任由这个小学妹把巧克力都塞进他的手里然后跑掉、 金在奂虽然人气高但是当面向他表白的人少之又少。
“哟,我们金社长还真是有精力啊,马上就要比赛了还不专心排练,跑来谈恋爱啊”刚出门口就看见自己喜欢的人被别人塞情书丹尼尔的心情可以说上是非常非常不爽了。

金在奂并没有准备理他,转身就要会体育场里,丹尼尔看金在奂理都不理他心里更是恼火,便伸手抓住他。
金在奂心里一笑,转身往前走了一步,附在丹尼尔耳边。
“如果这次比赛你输了,你就等着做下面那个吧?”
“嗯?好 我等着”
丹尼尔就是喜欢金在奂对别人都是一副好好学生的样子对自己就变成小霸王的样子。


距离艺术节真是开始不到半个小时了,金在奂在候场室里进行最后的嘱咐便抱着自己的吉他去走廊里调音去了。
外面的街舞表演的伴奏声音很大,舞台下面观众的欢呼声音很大,静不下心的金在奂,抱好吉他走出后场室站在观众席的最后一排,看着舞台上正在跳舞的丹尼尔和台下欢呼的少女,嘴角微微上扬最后又像想到什么似的抿了抿嘴,返回到候场室
“呀,崽子们好好表现赢了他们拿了奖金我添钱请你们肉!”
社团里的孩子么又是一阵社长万岁。

丹尼尔带着队伍从舞台上下来时正好遇到金在奂送他第一波成员上台,丹尼尔画着眼线和眼影,刚刚跳完舞起伏的胸膛,额头上的汗水,这一切的一切对金在奂来说都无比诱惑。

丹尼尔下来的时候看见金在奂穿着抹茶色的帽衫,浅白色的牛仔裤,看上去乖的很,在他经过他身边时还用手装作不经意的摸了他屁股一把。

金在奂哪是认输的主,猛的回头看着丹尼尔用手指在自己脖子上做了一个“你死定了”的手势,丹尼尔也不在意反正豆腐自己吃到了,便一调眉转头走了。




—最终投票—



丹尼尔的街舞社领先了金在奂的声乐社5票获得了最后成功

金在奂一边叹息着现在的小女孩子怎么都喜欢成人美了一边心里和副社长研究者下次要不要换个风格比如脱个衣服什么的,声乐社的人因为到嘴的肉飞走了大家都丧丧的整理东西准备回家了。


丹尼尔坐在声乐社候场室门口的台阶上,固定搭配的大大的衬衫外套和破洞牛仔裤,卸了眼妆丹尼尔像一只大狗狗一样,金在奂和社团的成员一起说说笑笑的走出门就看见丹尼尔,成员们看见赢了比赛的街舞社长在门口表情一下子就又丧了起来,又看见自己家社长的表情不太好,一个个的都有眼色的先行离开了。
金在奂还是那身抹茶色帽衫背着吉他, 他走到丹尼尔面前,伸脚踢了踢拄着脸看着自己的丹尼尔了有些不耐烦的说。
“看啥”
“我记得有人下午还气势汹汹的让我坐下面那个来着,嗯?”丹妮尔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嘴里调戏着已经满脸通红的金在奂。

“闭嘴”
金在奂是在羞愤,转身就要走,丹尼尔伸手一拽,金在奂重心不稳一下子倒在丹尼尔身上,丹尼尔作势把自己的嘴唇附上金在奂的嘴唇,轻轻的十分甜腻,一吻完毕,丹尼尔用食指擦了擦自己的嘴唇,看着脸又红了一度金在奂

“让给你,让你在上面,满足了么?”

金在奂脸红红的不在出声,他知道他一旦解释了所谓的“做上面”丹尼尔这个老狐狸不知道又怎么来调戏她,索性就不要说话了。

丹妮尔看着不吱声的小野猫十分满意,起身抓着金在奂手。
“不出声就是满意了,那回家该我在上面了吧”


—END—


半夜更文的我

【恋爱小事】

OOC

为你打架

黄旼泫X金在奂




黄旼泫站在校长办公室外 衬衫袖口因为打架被挽起,领带也被扯的很松懈,嘴角上的伤口还隐隐作痛,办公室里面传出断断续续争吵的声音让他头大。

黄旼泫高三,前学生会长,优秀青少年,三好学生.....他这个优秀让全校的所有人都羡慕人现在因为打架被拽到校长室等着处分。 黄旼泫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大不了就是开除了,以他的成绩不愁不去一个好学校。

正想着连接走廊两端的门被人“砰”的一声撞开,来的人穿着与自己身材不符的休闲服,脑袋上的头发还湿漉漉的,金在奂跑到黄旼泫跟前大口大口的喘气眼睛紧紧的盯着他。

“是...是..因为我么?”
这是金在奂第一次这样着急的和他说话。
黄旼泫摸了摸他还湿漉漉的头发,蹲下身子挽起穿在自己身上正好穿在他身上却长出一大块的裤脚。

“我去和他们说”
看黄旼泫不说话心里着急的金在奂,伸出脚准备闯进校长室。黄旼泫拦下他又把他的长长袖子挽好这才开口说“和你没有关系的,我只是看他们不顺眼”

金在奂看着眼前的人心里更是过意不去,他从小就怕生不喜欢说话,性子也软弱,这样难免不会被人欺负,黄旼泫是他的学长一次上体育课的时候认识的,当时他中暑晕倒班级的同学没有一个人伸手把他送去校医室,只顾在旁边围着看,还是在旁边打球的黄旼泫看到了赶走了人群把他送进校医室的,从此之后这个学长对他就处处关心,他和他在一起时也比较安心,是不是的还会说上几句话,虽然语速慢声音又小但是黄旼泫都是认认真真的听完之后在认认真真的答复。

今天金在奂坐在小水池边上等着黄旼泫来找他,谁知哪里来的篮球直直的打到他的脑袋,他一个中心不稳身体向后仰,就倒进了水池里面,水池里的水其实并不深金在奂站起也才到到他小腿,不过这浑身起湿漉漉的下午的课该怎么办,路过的黄旼泫看到了着一幕真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他分明看到扔球的那几个人还在一边笑着,黄旼泫快步走上前,把制服外套脱下来盖上已经从水池里面爬出来的金在奂的头上,抓着人的手腕就去了体育馆的更衣室,告诉他先洗个澡然后换上他的衣服回班级,晚上再去找他,就急匆匆的走了。

可是等金在奂换完衣服回到班级的时候,整个学校都炸庙了,大家都在说什么

“高三的男神打了架要被开除了....”金在奂再清楚不过高三 男神级别 打架 ,脑子里第一个就是黄旼泫打架了,黄旼泫为了他打架了,高三男神在金在奂心里除了黄旼泫就没有别人了,所以听到消息的金在奂就急匆匆的跑来了,果然看到了等待处理的黄旼泫。


金在奂是在是太愧疚了,又看见黄旼泫流血的嘴角,心里更是泛酸,不知不觉的嘴角也慢慢的撇了下去,嘴里一直重复着“都怪我不好,连累了你”一边说一边眼泪大颗大颗的掉。
黄旼泫看见他哭更加不知所措,一边拿手给他擦眼泪,一边和他说不关他的事。
“好了,好了,先不哭了,先听我说”黄旼泫慢慢的压制住他,让金在奂调整呼吸,金在奂也努力平复自己,睁着眼睛抽噎的看着黄旼泫。
“你能背下来我的手机号么?”
金在奂吸了吸鼻子点点头。
“如果我真的转学了你一定要给我打电话,不然我可会很想你的”黄旼泫的语气十分像在哄几岁的小宝宝,可是金在奂听了这话却又红了眼圈。

“黄旼泫!!进来”
办公室里传来校长有些生气的声音,黄旼泫最后摸了摸金在奂头发又抱了抱他和他说“你先回班级吧”便推他转身,自己走进办公室。


下午的这几节课金在奂都没有上好,一放学金在奂背着书包急急忙忙的就跑到高三学年黄旼泫的班级门口,看着空空的座位和书桌,金在奂彻底绝望了,学校怕是真的开除他了,金在奂越想越难过,手指死死的抠着双肩包的肩带上。

“叮叮.....”
“喂?”
“放学快10分钟了,怎么还不出来”电话那头是黄旼泫略带埋怨的声音。
“我去了你的班级,我看到你的书都被搬走了.....”
“........”
听着又金在奂忍不要哭的声音,决定还是不要逗他了。
“没有开除,只是记了过,如果下次考试市里第一的话还是可以撤销的”
“真的么?”金在奂吸吸鼻子。

“我你还不信,快出来吧,冰激凌要化了”

—TBC—

花意停更


【恋爱小事】

〔生气〕

OOC

朴佑镇X金在奂


金在奂气鼓鼓的背着自己懒蛋蛋的小书包甩门而出。

“自己不就是不小心把他的奖杯摔坏了么...干嘛那么大声的吼呀” 早就自知自己做错的金在奂看到突然发火的朴佑镇嘴硬偏偏说不出道歉的话。

[哼!他金在奂的的面子就像他的懒蛋蛋小书包一样是坚决不可以抛弃的,谁,都不,不,不,不行。]

金在奂背着小书包,穿着浅牛仔的背带裤在大街上走着,果然没走几步爱吃甜食金在奂就被麦当劳新出的樱花甜筒吸引住了,大大的第二个半价字体,又让金在奂想到刚刚在家里怒气冲冲的朴佑镇,如果这时候他在的话就可以买两个他一个自己一个了。

“没有他小爷照样吃!吃两个,真搞笑了”

金在奂拿着两个樱花甜筒,坐在音乐喷泉旁边的长椅上,一边无聊的踢着脚一边吃着甜筒。说实话金在奂早早的就后悔了,小脑袋瓜不停的向周围望着期待着那个人的出现。
“怎么还不来去找我呀,是不是自己走的太远了?”金在奂脑袋里想着站起身迈着脚步往家的方向有挪了几步,眼看着自己都要做到家门口,他的冰激凌已经吃到第二个了,金在奂的心里有点不安了连甜腻的樱花冰激淋都抚慰不了。
他的心情也从坚决不低头慢慢的过渡到要不要回家给给人家道歉。
太凉的冰激凌刺激的金在奂本不健康的胃有点难受,看着手里还剩一半的冰激凌,自己恍然大悟,如果自己离开朴佑镇自己真的太不合适了,连买冰激凉第二个半价的优惠都享受不了,这简直对他来说太残酷了。

金在奂忧心忡忡的看着自己的手里快要挂掉的冰激凌无奈地撇撇嘴。
“呀,金在奂,和你说了多少遍了,吵架的离开家不可以离开小区院子的”金在奂被身后突然传来声音吓了一大跳,朴佑镇穿着黑色的运动服,黑色帽衫外套手里还拿着和他身上一样款式的灰色帽衫外套,朴佑镇看着坐在长椅上盘着小腿的金在奂一脸惊讶,又看见他手上已经只剩一半的冰激凌,白了他一眼。

“吃了几个?”朴佑镇展开衣服把金在奂的左手伸进袖子里。
“就一个!”金在奂伸出穿好袖子的食指。
“你是已经吃了一个了吧”朴佑镇口气无奈示意他把冰激凌换一个手,再把左手塞进袖子里。
金在奂不再说话,朴佑镇把金在奂的小脑袋塞进帽子里,拉好拉索,拿过还剩下一半冰激凉放进嘴里
“这一个月不可以在吃冰的了”朴佑镇吃掉最后一口冰激凉对一直侧着头看着自己的金在奂说。
金在奂刚想哀嚎为什么,就想起朴佑镇也是为他好,明明是自己办了错事还气鼓鼓的摔门离开,这点惩罚也是应该的,想到这里金在奂闷闷的点了点头。

朴佑镇拽了拽金在奂的袖子,擦了擦他嘴角上的甜筒屑,起身拉着金在奂的小手往家走去,金在奂虽然嘴上同意但还是为了一个月不能吃冰激凌而遗憾,身子懒懒的不愿意往家走。
“你要是再不快走,你连蛋糕都不要吃了”朴佑镇停下看着身后帽子里藏着的撇着嘴小脸,压低声音说。
听到蛋糕金在奂眼睛立刻就亮了,赶紧抱上朴佑镇的胳膊,小狗似的点着头。

“走!走!走!回家回家”

—第二天—


朴佑镇起床的时候,没有摸到原本应该在自己身边的人的小肚子,甚是奇怪走出房间,看见在沙发上骑着被子露着小肚子的金在奂正呼吸均匀的呼呼睡着,又看到茶几上的被粘好的奖杯,温柔一笑,其实他在昨天金在奂跑出家门时就已经后悔极了,一个奖杯而已,金在奂才是他朴佑镇这辈子最重要的。


—END—

【我!终!于!写!短!文!了!艾瑞巴蒂】

【花意】


❶❹

朴佑镇把金在焕圈在怀里用被子盖的严严实实的,怀里的人埋在他的胸前,呼吸均匀,他看着头发被撩起露出额头的金在焕,他们低头亲吻了一下。

手机亮起朴佑镇伸手勉强碰到,来短信的人就是让回朴佑镇让呀调查徐戈的人。
电子文件下载要一小会,朴佑镇把手机亮度调小,金在焕有些不舒服的翻了一下身子,背对着他,朴佑镇连忙把被子给她往上拽了拽。


【徐戈
年龄:20
孤儿 参加过生存营 最后结果未知
......】


结果未知,应该就意味着她被特殊组织召集进去了,而她现在又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他背后的组织在调查他,和自己家族成敌对关系的可以衡量的只有沃尔加那边一卦,那这个徐戈会不会是他的人?朴佑镇放下手把手环在金在焕的腰上,闭上了眼睛。




金在焕早早的就睁开了眼睛,他看着在他旁边熟睡的朴佑镇,想起了他那次醉酒是留在他家的模样,金在焕把他的头发别到耳后,他的手滑倒朴佑镇的手腕之上,冰凉的手表已经被取下手腕上的纹身既让他熟悉又让他陌生,他知道朴佑镇就是他那天晚上在便利店遇到的人,他也知道朴佑镇身份特殊,却不知怎么的心里的不安反倒不在了,天还没有大亮自己的脑袋还昏昏沉沉的便使劲的往朴佑镇怀里凑了过去。





海浪拍打着海边的几处礁石,靠岸的几艘船只被大雨笼罩,码头上站着整整齐齐的两排人,朴景富穿着黑色搭大衣,身后的人给他打着伞,他与对面的人握了握手,对方的人看到朴景福手腕上的纹身便点头示意身后的人,身穿黑格子衣服的望了一眼四周,转身带了一批队伍,回到船舱上搬运货物。

朴景富看着货物一批批的被安全运下,冷锋在他耳边耳语几句,朴景富微微叹了一口气,挂上了商业性的微笑。
“朴兄,这次的货物交易很是成功,真是要多谢你,希望以后我们两个家族也互惠互利”
“陈兄客气了,这一切都要感谢我的手下付六,多亏了他才能保证着批货物的安全送到”藏在后面的付六正在为今天发生的事情奇怪呢,却被人推倒前排去,站在了两个头目之间,他侧目看到冷锋眼睛里的寒光,这才知道原来他费尽心机做的那些勾当,早已经被知道。

当朴景富推着他后背的手让他与对方握手时,他就知道了,他付六必死无疑了。






—TBC—

Q:醉酒后的行为?
向周围的人撒娇


【好的好的 酒精禁止了!!禁止了】

【花意】


❶❸

金在焕最近总是惴惴不安的,总感觉有人在背后盯着他,这几天朴佑镇也奇怪总是找不到他人,邕圣祐和丹尼尔这几天因为舞蹈排练也不在寝室,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
金在焕拿着四个人的快递包裹,好不容易的回到寝室,看寝室没有人,就把他们的东西各自分开,分到最后就剩下一个是署名是他的包裹,金在焕并不记得这个月又买什么东西,抱着好奇的心理拿着朴佑镇的剪刀剪开,那盒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是有一张纸条,纸条上的字他都认识,但就是怎么也看不懂。
“时间之后”
金在焕把纸条丢进盒子里扔进垃圾桶“什么鬼东西”。
邕圣祐和丹尼尔回来时看见金在焕坐在凳子上抱着腿,眼睛目视前方,和他说话也不理。
“怎么了呀,朴佑镇呢”丹妮尔脱掉半袖,迈回准备进浴室的脚,伸手拍了拍他。
金在焕勉强打起精神,向丹尼尔挥挥手,解释说自己加班太累了。

金在焕爬上床拿出手机,向朴佑镇发了个短信,便闭上眼睛睡觉了。

—公寓—
朴佑镇靠在妹妹朴艺林的门口,抱着手臂,看着在装行李的妹妹。
“你们什么时候的飞机”
朴艺林停下手算了算"后天下午,今天拿行李回老宅”
朴佑镇没有在说话。

把行李放在后备箱,朴艺林拍了拍身上的灰,看了一眼在和司机交代事情的朴佑镇,她深知这次的事情做好了会使自己家地位加固,如果搞砸了就不会使朴家倒台的是事情了,大家有没有命在都不一定了。
交代完事情的朴佑镇回头准备和朴艺林在说几句话,谁知道小姑娘直接扑过来,这让朴佑镇很惊讶,这小妮子从小和她都没有这么亲昵过。
“哥,你注意安全”
朴佑镇才反应过来,朴艺林已经上车叫司机开车了。

朴佑镇看到金在焕回到寝室的短信时自己已经走进校门了,这几天的他总是向有什么在躲着金在焕一样,哪怕他的一个眼神,都让自己心虚。

金在焕做了一个梦,梦见了阿婆在村里和几个婶婶有说有笑的很是开心,后有梦见朴佑镇站在雨里和他说这什么,他听不见,但他知道自己在哭很伤心的那种,他想往前走几步,却怎么也动不了。

半梦半醒间金在焕感觉有人在叫他,他勉强的睁开眼睛,看见来人是邕圣祐,便想起身问他干什么,谁知道自己的身体像被大石头压过了一样浑身酸痛,嗓子也发不出声音。

不一会丹尼尔也从床上下来看着金在焕,两人说的话金在焕模模糊糊地听不清楚,只听见丹尼尔打电话让朴佑镇买退烧药,金在焕在知道,原来自己是生病了。
接到电话的朴佑镇急急忙忙的去药店买药,回到寝室的时候,邕圣祐已经拿凉毛巾敷在又睡过去的金在焕的脑袋上了“怎么突然就病了呢”
“我刚回来就听见他铺上一声音,我就撩开帘子看了一眼,他脸上通红,摸了一下额头热出好多,看样子是发烧了”邕圣祐看了一眼跑得起满头是汗的朴佑镇一边说。
“一会把他叫起来吃了药再睡吧,我去打点热水”

朴佑镇洗了澡换了睡衣出来,到了些水拿着药,爬上自己的床铺伸手去摸相邻床铺金在焕的额头,滚热依旧。
冰凉的触感让金在焕稍微清醒了些,勉强张开眼睛。
   “你回来了”金在焕嗓子沙哑,朴佑镇伸手撩了撩他的头发“我买了药,把药吃了吧,嗯?”朴佑镇语气温柔,金在焕撇撇嘴“太苦了”满满的撒娇语气。
   朴佑镇扶着金在焕靠墙坐起来,自己下床翻箱倒柜的找糖果,金在焕看着朴佑镇认真的模样,止不住的想笑,最后朴佑镇拿了邕圣祐放在自己桌子上的糖果给了金在焕,金在焕喝了药苦的小脸紧紧皱在一起,朴佑镇赶紧剥了颗糖塞进他的嘴里,吃完药的金在焕拍了拍身边的位子示意朴佑镇过来坐,等到朴佑镇坐下金在焕把脑袋靠在他肩上,那熟悉的味道无论什么时候都会让他很安心。

“佑镇,我刚刚做了个梦,我梦见你很危险我却在一边和别人说说笑笑,后来你就不见了我怎么找都没有找到你想消失了一样,我最近总是遇到奇奇怪怪的人,奇奇怪怪的事,还有你最近也奇奇怪怪的这让我很不安”

     

    金在焕尽量使自己的语气缓和一些,因为他知道他接下来的话或许会让朴佑镇压力很大,也或许会让他以后的生活发生改变,他想和他一起面对,如果朴佑镇愿意的话。
   

    金在焕和朴佑镇的左手十指相扣,把他的手背冲上,他用左手食指敲了敲朴佑镇手腕上的手表。


“你可不可以把这个之后的秘密告诉我?”



—TBC—


【花意】

❶❷

朴佑镇摘掉帽子走进便利店,看见带着墨绿色的小围裙的金在焕背对着他垫着脚往货架上摆东西。

悄悄走到金在焕身后,伸手拿过东西,放到货架上,金在焕背突然在身后的人吓了一跳本能的把地蹲下,把身子缩起来,看清来人之后,嘴里不免责怪
“怎么不吱个声音,吓了我一跳”

“看你认真,怕出声反倒吓你一跳”朴佑镇选择坐在距离窗边很近的位置上。

“哎对了,谁认识你的那个女生今天来找过我了..”金在焕拿着英语书也坐过来。

“嗯?找你做什么”朴佑镇装作不在意的问了一句
“也没什么,就是说了几句关于你的可是我总觉得奇怪,她好像是来刻意来找我的”金在焕注视着朴佑镇的眼睛“你是不是最近有什么事情,不方便对我说?”
朴佑镇心里十分忐忑,抓住金在焕的手,我的紧紧的并没有回答那个问题。

“哎,可真是奇怪了,上个月也是一个男的慌慌张张跑进来,吓了我一跳呢”金在焕不再去看他一边搅拌这杯子里的奶茶一边说,朴佑镇心里清楚金在焕口中的黑衣男子正是自己,他心里一直苦恼要不要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他,这样他自己也不必那么辛苦。

“在焕,我有件事要和你坦白......”朴佑镇思量很久,准备摘下手表,觉得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刚准备开口,便利店的门就被推开,金在焕急急忙忙的说了句等我一下就跑回收银台后。


朴佑镇拿过金在焕冲好的奶茶喝了一口,刚放下杯子,就看见便利店外有黑影闪过,这让朴佑镇心思大乱,如果有人已经派人调查到金在焕的话那眼下向金在焕坦白自己身世并不是什么好的事情,如果父亲失利对方必定会将自己家里赶尽杀绝,如果换作是自己自己也会这么做,如果不将对方彻底铲除的话对方一定会找准机会东山再起的,这件事还是暂且缓一缓吧。

“怎么了呀,看什么呢”金在焕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朴佑镇回了神

“没事儿,最近这片挺乱的你自己在的时候小心点”
金在焕乖乖的点点头,看了一眼手表朴佑镇手上的手表,朴佑镇条件反射往回抽了抽手,金在焕瞥了一眼他。
“你快回去吧,太晚了”

金在焕抱着手臂站在便利店的门口看着朴佑镇离去的身影总是觉得有些相似,夜晚的风吹的他打了个寒噤,他又想起徐戈临走时留下的那句话,让他的内心总是轻松不起来。


“你真的认识朴佑镇么”


—TBC

呀呀呀呀

P1
Q:想一起组小分队的成员是
朴佑镇
Q:喜欢的香味
baby爽身粉的味道

【太奶了吧 ̊ଳ ̊】